且插梅花,同听画檐雨(人气:) 
来源:宏马 作者:宏马 发布时间:2019-03-08
字号: T|T

undefined

undefined

老话常说:“春雨贵如油。

 

或是江南向来繁华的缘故,

连春日的雨都格外地多了些。

尤其今年,雨已接连下了几十日,

丝毫还没停歇的意味。

这会儿我坐在房间里啜着茶,窗外依旧是淅淅沥沥的雨落着。

 


耳畔是“沙——沙”的声响,

不时和着枝头鸟的清啾。

于是站起身,伫在窗前望着,

瓦檐下是晶莹的雨珠垂着,

水池上粼波微皱,

池畔的垂柳树袅袅,

不知什么时候已萌出了新绿……



听着雨声,总觉得有可以让人澄静下来的魔力。

 

可惜如今在城市里奔波,

不知有多久没仔细聆听落雨的声音。

儿时记忆中每逢下雨,

都枕着雨声入眠,

不知何时睡着了,

梦里也都是滴答声。

奈何那让人宁静的雨天,

不知几时已悄然变成了拥堵和车鸣的喧嚣。

钢筋混凝土浇筑的城市高楼上,

窗外没了屋檐,便是再大的雨,

也只能望着雨线在霓虹灯下迷蒙,

却再感受不到唐人笔下“点滴到天明”的窸窣缠绵之声了。

 


“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

 

古人曾这样形容江南的春日,

字里行间带着微微醺意与淡淡浪漫。

清代文人张潮爱听雨,

还在文集《幽梦影》中特别提到所爱雨声有二:梧蕉荷叶上声,承檐溜筒中声。

 


在过去,

旧时人家庭中常植有梧桐,

梧桐枝高叶厚,

细雨一遇,

便“到黄昏,点点滴滴”;

夏日暑热时,

窗外的芭蕉也早绿荫满地,

坐在书窗下中,听着“山窗雨打芭蕉碎”,

便顿生出许许凉意,

相传古琴蕉叶式,

便是在“蕉林听雨”间灵机一动而来。

至于荷声,

更有欧阳修“柳外轻雷池上雨,雨声滴碎荷声。”

传诵千载。

 


风雨与花草树木形成的声音,

是最富于自然意境的。

古时庭院里,

几片青荷、几丛翠竹、几株芭蕉,

都是撩拨雨声的“琴弦”。

虽然雨落草木的疏淡和现在人居生活远了,

不过随着城市绿化渐好,倒也可以寻觅。

不过“承檐溜筒”,

如今却是城市里再难寻觅的风景。


 

在旧时人家,

落雨和屋檐总是相关。

疾驰而落的雨水从屋檐滑过,

不仅放缓了脚步,

让屋檐下观雨人的心情,

也温柔起来。

 

不信翻开诗集,

“深夜梦回情脉脉,竹风檐雨寒窗隔。” 

“深闭柴门,听尽空檐雨。” 

“且插梅花,同听画檐雨。”……

格窗合着屋檐,让落雨带来的情致变得格外细腻。

 


中国的古建筑实用而且精巧别致,

单是屋瓦,

在不同的年月和地域里,

都有着不同样式。

无论是宫阙繁复的九脊顶

还是简单的单檐悬山顶,

屋檐都是人们抬头即见的景致。

因为一些缘故,

现代城市建筑失去了很多传统设计元素,

在都市里想找个既能听雨又有氛围的屋檐,

的确不是易事。

 

但也并非完全无处可寻,

想起两年前,

在一个雨天邂逅了璟园


 

轻烟如雾的山脚下,

连绵的粉墙和屋檐静静的浸在雨里,

被雨水洗得发亮,


我怔怔望了许久,

终于撑起伞迈开步伐走进院中,

半掩的木门,

悠远的巷子,

高耸的阁楼,

连排的老屋,

绿油油的芭蕉,

窗前有着昏黄而温暖的灯光,

有人家屋顶上瓦片堆起的老檐和着蒙蒙的细雨,

还有顺着檐边落下的雨水汇聚到一处后的池塘。

 

恍惚间不禁怀疑眼前是真是幻;

油然生出一种似曾相识的前尘感。

晚上入住在璟园的小楼里,

听着檐外滴答了一夜的雨,

满足了那关于檐下听雨的梦……

 


辛弃疾《西江月·春晚》:

“听风听雨小窗眠,过了春光太半”,

心安之中伴雨声入梦,

是何其安适、恬然。

 

窗外雨一直落着,

缓过神来,茶汤已凉了。

又想起不知哪本书中曾看到的一句话:“雨之为物,能令昼短,能令夜长”,和着这檐下的雨声,觉得妙极。

 

陆游曾言“解酲不用酒,听雨神自清,”

 

落雨窣窣,无需钱买,

却要拥有一份闲心,

一点闲情,一处静所,

耳朵方能听到喧闹之外的山水清音。

恰好,这些都能在璟园里寻到。

何不在这个慵长的雨季里,

寻个日子在璟园小住,

来感受久违的宁静和浪漫。

 


听说,近日里璟园的红梅开的正好,不妨“且插梅花,同听画檐雨”吧。

 

 

图:阿光

文:悬壶子 

编辑:璟园夕拾

 

undefined

关键字:

底部
  • 咨询电话:0579-87876212
  • 投诉电话:0579-87986090
  • 紧急救援电话:0579-87986070
  • 地址:浙江省武义县温泉南路1533号

武义宏马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版本所有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