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窗幽记(人气:) 
来源:宏马 作者:宏马 发布时间:2018-09-09
字号: T|T

undefined

undefined

秋风起,推开窗清风满室,

人倚在窗前望着,

太阳也变得温柔起来。

undefined

窗外的粉墙上修竹轻轻摇曳,

池塘里荷花亭亭地伫着,

芭蕉也投下绿荫,

白云下,

是银杏舞动的诗意。

季节在窗前悄然变幻着流动画卷。

undefined

古人说,

窗景如诗画。”

的确,风景有了框便成了画。

人在窗前静静倚着,

像一幅工笔小像,

一阙疏淡典雅的宋词。

流年心事,

不知不觉也变成了画中的风景

undefined

窗,这个让国人遐想的字眼。

在这样一个历史悠久的国度里,

朱窗、绿窗、碧纱窗、

锁窗、烛窗、格子窗

……

在传统建筑的天地里,

窗成为庭院的一双双眼睛,

以不同的姿态变幻着,

体现着一个民族的审美寓意和装点。

undefined

一段粉墙黛瓦,几抹凌霄烂漫,

开上一扇窗,任阳光倾泻,

漏下一地斑驳的图案,

与婆娑的花影互映,

粉墙的封闭感便在花木风姿外消淡,

undefined

早春庭院轻荫,窗前小雨淅沥,池塘新绿。

undefined

仲夏虫声新透,窗外榴花欲燃,风荷舞红。深秋弦月如钩,窗上河汉清浅,梧桐萧索

undefined

冬时梅影清瘦,窗下疏影横斜,暗香奇绝。

undefined

那古老的木质格窗

有的简单,只是木纹横斜,

也有繁复的雕刻着各种图案。

方的,棱的,圆的,

冰裂、山水、梅窗、

花鸟鱼虫人物神话,

千变万化的形状;

精巧、细致、幽暗,

斑驳的窗棱,尘落了千年的梦,

晚风吹过,轩窗上间或有吱吱呀呀的声响,

那是逝去的流光。

undefined

矮纸斜行闲作草,晴窗细盏曼分茶

正午轩窗无树影,乍晴阡陌有莺声


午后窗下,研墨烹茶,

听着窗外鸟啼婉转。

那份恬然如水的心境,

蓦然间让日光也变得干净温暖。

undefined

undefined

闲坐小窗读周易,不知春日去多时。”


窗,与书香相伴。

小窗下读书的时光,

恬静安然,被拉得很长。

undefined

忽然发现,木质的轩窗,

似乎还停留在孩提时

在奶奶家奔逐的记忆里,

虽只是极普通的木窗,

简笔的写意,雕的并不精细,

只是常见的梅兰,但如国画一般,

寥寥几笔,浓淡之间便有了神致。

undefined

旧木包浆温暖,窗棱早磨得光滑乌亮,

推一推“吱钮”作响,

看着窗外步履往来。
让人闭闭眼,就闻到了岁月的气息,

几乎痴想到宋时繁华。

 undefined

江南自古风帘翠幕,

参差十万人家,应都是这样的格窗吧。

却早已在钢筋水泥的城市中黯淡。

看惯了高楼林立,

看多了冰冷的玻璃窗,

匆匆的步伐里,

再没了旧时的景致与安闲。

undefined

花落子规啼,绿窗残梦迷。

秋窗风雨,我在窗前浅叹。

看窗外的斜风细雨,

 

多年前,老屋还是新房,

那里或住着对年轻的夫妻,

阳光穿过窗棂,在地上留下了好看的图案,

年轻的妻子坐在窗前,对镜贴着花黄。

斑驳的窗棱里,记载流年的轮回,

穿过窗,

打开了一段最美的时光。

undefined

undefined

图:西风瘦马 小太阳 洪喜  半妍  陶子 部分来自网络 

文:悬壶子

编辑:璟园-夕拾


undefined






关键字:

底部
  • 咨询电话:0579-87876212
  • 投诉电话:0579-87986090
  • 紧急救援电话:0579-87986070
  • 地址:浙江省武义县温泉南路1533号

武义宏马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版本所有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