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炉 相坐一冬暖(人气:) 
来源:宏马 作者:宏马 发布时间:2018-12-17
字号: T|T

undefined

undefined

雪刚过。

 

窗外的屋瓦上,

还覆着前日的寒霜;

风呼啸着从巷子里穿过,

一丝丝从门窗的缝隙里挤来,

推开咿呀的木门,

湿冷的空气侵得人浑身寒颤,

全无半分余温。

undefined

仿佛只一盏茶的光景,

江南便换了时节,

瞬间有了北方寒冷的气息。

undefined

——

 

在北方,

冬日里有一个特别的词,

叫“猫冬”。

意指在严寒的冬日里,

窝在家中不出门。

undefined

也是,

在冰天雪窖、

滴水成冰的北方,

无论穿多厚实,

只要在室外待上一会都会被冻透。

所以屋子里的一方火炕,便成了最温暖的地方。

 undefined

方似乎没有“猫冬”的说法,

也没什么特有的过冬词汇,

大抵是南方的冬日,

还能看见越冬的候鸟和长青的松竹,

相比北方,

少了一些肃杀吧。

undefined

了身边的朋友,

说起过冬的记忆,

倒都是炉火中跳跃的温暖。


“置一盆炭火,

盆里是烧的殷红的木炭,

忽明忽暗的火苗上下窜动,

偎着炉火,

待冰冷的手慢慢靠近,

感受着一种看得见的温暖……”

undefined

人有诗说:

“茅厚不愁冰雪压,围炉相对一冬闲”

 

我想,

那不妨就叫“围炉”吧,

这本也是一个温暖的字眼。

undefined

日里,

光秃的枝桠在寒风里摇曳,

关上门窗,寒流、喧嚣、一切芜杂都被关在门外。

窗外寒气逼人,屋内炉火通红,暖意融融。

undefined

上三五好友围炉而坐,

架上一只铁壶,

待壶嘴蒸腾的冒出白色热气,

冲上一泡老茶,

捧起茶杯,呵下暖气,

慢慢的啜上一口,

相视含笑,再聊那么几句,

任时光消磨。

这滋味,雅哉乐哉,真当醺醺然人生乐事。

undefined

是把玉米、馒头放在炉边,

烤得酥黄喷香,嚼上一口,

或再拨开通红的炭火,

埋上几块红薯,不一会儿便可以闻到薯香四溢,

一个屋子都是暖香。

undefined

耳倾听,

还能听到红薯被烤的滋滋冒油声

甜腻软糯的红薯怕是冬日里舌尖上最美的乡味,

如果运气好,

逢上窗外满天飞雪,就更妙不可言了。

undefined

“围炉向火好勤读”。


风呼啸,

数九寒天,

对于读书人而言,

围炉则更美妙了。

undefined

夜人静,无喧朋造访之扰,

偎在温暖的火炉旁,

书便成了最好的陪伴,

打开书,

任由思绪起伏在淡淡墨香味的字里行间,

读累了,拨拨炉火,

或抱来古琴抚上一曲,可以听得见雪落的声音。

严寒的冬日夜晚,也因火炉中的温暖,变得宁静而美好。

undefined

然,现代社会里,冬天有暖气、空调、电暖器等各种现代化高效的取暖器具,可似乎少了围炉相坐带给人的质朴、舒适和心底的温暖,那是对闲适和乡愁生活的依恋,是一种返璞归真的感觉。

undefined

围炉相坐一冬暖。

 

一如白乐天笔下的“红泥小火炉”,暖了千年。

undefined

图:阿光

文:悬壶子 

编辑:璟园夕拾

undefined




关键字:

底部
  • 咨询电话:0579-87876212
  • 投诉电话:0579-87986090
  • 紧急救援电话:0579-87986070
  • 地址:浙江省武义县温泉南路1533号

武义宏马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版本所有

留言板